召喚綠之眼:談保健植物在園藝治療的運用

艾草、左手香、魚腥草等植物,不僅能保健身體,更能連結歷史,喚醒長者的感知。不妨一起在生活中,透過保健植物,創造美好回憶。

不知道各位朋友聽見保健植物的時候,心裡想到了什麼呢?還記得我小時候,偶爾感冒喉嚨痛,不好吞嚥食物,爸爸就會到院子裡摘一些綠色的葉子,搗成泥汁讓我喝下去,當時只覺得味道真是嗆鼻,但是忍著喝了之後,感覺喉嚨真的好多了。多年之後成為了園藝治療師,認識到保健植物左手香,當我嗅聞這個植物時,腦海裡忽然湧現了父親與他手上那一碗綠色葉片的畫面──身體不太舒服的我,與半強迫半利誘要我喝下去的爸爸……啊!回憶中強烈的氣味,原來就是左手香。

青草巷裡的救命藥:保健植物的淵源

再來說說另一個歷史故事:早期先民到艋舺居住發展的時候,醫藥還不發達,當時如果有人生病了,會到廟裡去求藥籤,龍山寺在當地因此香火鼎盛,因為裡面供奉了華佗仙師─後人稱之為醫神──身體不舒服的信徒可以跟祂求藥籤。拿到藥籤後,就可以依照籤上的內容,到寺廟旁邊的巷子去買草藥,回家熬成湯汁來治病。因為這個緣故,這條巷子聚集了很多專賣青草與藥草的店家,當時還被稱作救命街。這條救命街,便在如今的萬華西昌街一帶,也被稱作青草巷。雖然如今醫藥發達,民眾看病不再到廟裡問神求籤,但是這條巷子裡的青草店還在,依然賣著各式各樣的青草,就是如今我們稱的保健植物。如此看來,保健植物的發展,其實跟我們的文化有著很深的淵源。

薰衣草、鼠尾草等許多西洋著名的香草植物,其實早期在西方也是依照療效被用來治療身體的不適,這些香草經常在修道院裡被大量種植,因此被稱作香藥草。現在這些植物則被用來增加料理的香氣,或是製作成日常飲用的香草茶,會發展出這些用途,依然是因其保健身體的功效。而且,由於這些植物帶有氣味、樣子多變又美麗,它們便成為了園藝治療師經常給服務對象們使用的植物。當園藝治療剛進到臺灣時,原本也希望能利用這一系列的西洋香藥草植物,來帶領服務對象們進行活動,但是由於臺灣氣候濕熱,這些西洋香藥草在這裡栽種不易,也不容易度夏。傷腦筋之際,園藝治療師們發現了青草巷的植物──帶有文化淵源、氣味豐富、形貌美麗、可以照顧我們身體,又適合臺灣氣候──於是這些專屬臺灣本地的保健植物,便被廣泛運用在園藝治療的活動設計上。

不只保健身體,還能照護心靈

能夠運用在園藝治療的植物,有一個很重要的條件:要能激發「五感刺激」。在治療活動裡,經常使用到的保健植物有艾草、左手香、魚腥草、紫蘇、薑黃、蘆薈等,不知道各位朋友聽見這些植物的時候,可以想起他們的氣味或是植物的外型嗎?由於保健植物的文化因素,這些植物很容易與年紀稍大的對象們產生連結,可能是因為那個氣味,而喚醒了他們的內在世界;也可能在使用植物的過程,再次打開了遙遠的記憶與生命經驗。即便是不認識這個植物的人,也能透過五感的刺激,學習到照顧自己與照顧他人的方法──足見保健植物照顧個案身心靈的效用。

我剛成為園藝治療實習生的時候,有一次在失智老人的團體,觀摩老師帶領艾草的主題。我還記得有一位失智的婆婆拿到艾草,搓一搓之後仔細聞了聞,若有所思地看了看,忽然大聲地說:「我知道!我知道!這就是那個、那個……」終於,婆婆想起了她有一點遙遠的記憶,說出了:「這就是hi ā nn(艾草的閩南語)!」之後還提到了她以前可以去哪裡摘取,在端午節的時候會掛在門口上,除瘴辟邪保平安。婆婆其實不記得很多事情了,但是與艾草的連結還在,有一些我們承接不住的情緒,植物們可以承接住。當婆婆可以講出一些過往的經驗時,婆婆本人以及照顧她的人,都可以感到開心、平靜而且有尊嚴。

保健植物其實非常平易近人,因為法規的關係,它們不是中藥,所以我們不稱其有治療藥效,而是用來保健身體。例如帶著魚腥味的「臭臊草(魚腥草)」有天然抗生素之稱,研究顯示它可以抑菌抗發炎,在中醫的觀點裡可以顧肺,對我們的身體有許多保健的效果,許多園藝治療師在感覺身體抵抗力不好、快要感冒的時候,就會煮上一鍋魚腥草茶來喝,常常感冒就被趕跑了。魚腥草在日本稱之為「十藥」,是功效很多之意,在東南亞則被用來當作涼拌沙拉菜等食材,使用非常廣泛。另外,魚腥草的葉片呈可愛的心形,顏色、型態都很優美,也被稱作愉心草,聽起來感覺就挺愉快的。魚腥草鮮品的氣味比較強烈,帶著魚腥味,草竟然有魚的氣味,對我們是很好的嗅覺刺激,對認知也是一種挑戰。看似簡單的魚腥草,在園藝治療的活動裡,可以提供嗅、視、觸、味、聽「五感刺激」;日常生活裡,也可以來一杯魚腥草茶、煮一道魚腥草雞湯保健我們的身體。除此之外,它還是一種容易種植、好上手的植物呢!

多多認識保健植物有許多好處,因為它們帶著不同的氣味、樣貌、保健的功效以及文化的意涵,是我們增進身心靈健康很好的朋友。在我成為園藝治療師之後,有一天在家中做著用來趕蚊子的艾草條,我的父親看到了,好奇地問我在做什麼,於是我跟他介紹了艾草,並給他聞聞那個好香的氣味。聞著聞著,父親忽然跟我說起了他小時候養牛放牛的事情,他說那時路邊很容易取得埔姜,小時候都是燒埔姜來驅趕蚊子,他覺得很有用,但是埔姜煙有點嗆,相較之下艾草比較香。說著說著,母親聽見了,也加入了我們的對話……我每每想到這件事,就更加體會到透過保健植物,果然能學到照顧自己與家人的方法,也讓家庭成員更深地理解彼此。我聽見了他們的成長歷程,我深深地感覺到與家人產生了一種新的連結。原來保健植物不只能照顧個案,竟也為我與父母留下了難忘的美好回憶。